服务中心

电 话:0392-2611993 手机:13333923694 QQ:908462358 微信号:ok908462358 微信公众号:qq908462358 订阅号:Tel13333923694 旺旺:day乐乐 淘宝:http://011101110.taobao.com/ http://300010.taobao.com 邮 箱:haibo@600e.net 地 址:河南省鹤壁市国家经济开发区东扬工业区58号

服务中心

产品天地

K-2×1.5(P)单绳缠绕式矿井提升机 JK系列矿井提升机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行业标准AQ 1035-2007《煤矿用单绳缠绕式矿井提升机安全检验规范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/T 20961-2007设计制造的产品。 该产品适用于煤矿、金属矿、非金属矿的立井或斜井升降人员、物料及设备。

产品天地

新品推荐

提升机综合后备保护仪装置(提升机后备保护/绞车后备保护),根据《矿业安全规程》及《MT407—1995》的要求,是严格按照煤矿安全规程的要求而研制生产的后备保护装置,本装置主要作用于矿山地面提升机安全后备保护,它采用进口嵌入式计算机芯片装配,具有运行准确,操作简单,抗干扰能力强,功能完备等特点。 采用进口嵌入式计算机芯片装配,具有运行准确,操作简单,抗干扰能力强,功能完备等特点。(提升机后备保护/绞车后备保护)提升机综合后备保护装置功能有:深度指示,速度显示,勾数累计,打点记忆,超速报警,等速段超速保护,自动减速,减速段保护,深指失数保护,卡箕斗保护,信号闭锁,闸间隙,满仓,松绳,过卷保,故障记忆等保护。

新品推荐

京城仅剩22家煤铺的最后一冬

2012-8-17 21:46:49


一入冬就排队买蜂窝煤、家家户户有煤炉烟囱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。按照北京市清洁空气行动计划,2015年底将实现城市核心区无煤化。

  对北京城里仅剩的22家煤铺而言,这也许是最后一个冬天。

  京城仅剩22家煤铺

  从宣武门地铁站向北走5分钟,黄叶掩映下的油坊胡同格外整洁幽静。油坊煤炭销售部就藏在胡同尽头。

  三四米宽的门脸,两扇红色铁门向里敞开,地上干净得连一块煤渣都看不到。除了门口挂着的“油坊煤炭销售部”铜牌,几乎没有别的特征可以告诉来往行人:这里是一家有30年历史的国营煤铺。在百度地图上,记者并没有找到油坊煤铺。

  去年,油坊煤铺的制煤机停转。“今年我们自己不生产了,这些煤都是集团从门头沟轧制运过来的。”油坊煤铺的裴师傅说。记者看到,制煤机静静躺在角落里,传输带已经破破烂烂。墙上贴着2014年10月20日的煤价:蜂窝煤1.5元/块。

  同样在电子地图上找不到踪迹的,还有朝阳区南磨房煤厂。对绝大多数周边居民来说,煤厂所在地——南磨房村144号只是一个从未到过的陌生地址。“我们十多年不烧煤了,年纪轻的人都不知道这里有个煤厂。”在南磨房住了60年的张大爷说。

  据金泰集团(原北京市煤炭总公司)网站显示,北京城六区的煤炭经营点仅剩22家,西城区有7家,东城区和朝阳区最少,分别有2家煤铺。

  今年只卖了十吨煤

  51岁的裴师傅已经在京煤集团工作了三十多年。他依然能清晰回忆起十多年前煤铺生意兴隆的场景。机器整天隆隆作响,不少送煤工在铺子门口等活儿。

  入冬之后,储存大白菜和购买蜂窝煤是市民的两件大事。“买煤的队排得老长,计划经济时代还要凭票买呢!”裴师傅说:“那时候家家户户、一年四季都要烧煤,取暖、烧水、做饭都用得着!”

  据裴师傅介绍,十年前西城区的煤铺平均每年能卖出五六千吨煤。“现在十月都过去一大半了,我们只卖出去十吨煤。”

  “早就不全年生产了。”南磨房煤厂的刘经理告诉记者:“只在有订单的时候才开机器、招工人。”

  煤厂招人也是个难题。刘经理指着仓库里码放整齐、约有四五米高的蜂窝煤墙,说:“6块煤一组,仓库里几万块蜂窝煤,都是工人一组一组搬上去的。”近几年,招工成了困扰刘经理的问题。“一车煤400块,1000斤,拉到朝阳北路运费也才60块钱。年轻人不愿干,年纪大的又干不动。”刘经理叹道。

  流动摊贩是主要客户

  南磨房煤厂的刘经理说,买煤的人除了零星的居民,就是摊煎饼、做包子的流动商贩。他们推着三轮车制售食品,没有固定电源,只能用煤炉。

  但即便是这些最后的主顾,也正在渐渐流失。“我不用公家的煤,私人的煤更便宜更好用!”劲松三区的早点摊老板告诉记者。据了解,所谓的“私煤”是非正规厂家生产的劣质煤,含硫量和灰分都超标,会对空气造成严重污染,价格比优质煤便宜0.3元左右。正是因为灰分高,所以蜂窝煤燃烧后不易碎,能完整地从炉子里取出来,用起来更方便。

  据了解,为了减少冬季燃煤污染,本市从2001年开始试点“煤改电”,也就是在平房区用电采暖取代蜂窝煤炉的供暖方式。自此,煤炭销售量急剧下降。

  近几年,就连煤铺办公室也早就“煤改电”了。油坊煤铺办公室的角落里摆放着电暖气,这是他们冬天唯一的取暖工具。

  根据2013年9月发布的《北京市2013—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》,2015年底北京市将全面完成平房区“煤改电”,核心区全部实现无煤化。“居民用不着煤了,明年我们也要关张了。”站在能储存500吨煤、但如今空空如也的煤铺仓库里,裴师傅说。

  相关新闻

  植物变炭 替代原煤

  本报讯(通讯员 薄璐)农作物秸秆、竹柳、灌木……这些不起眼的植物经过特殊加工,将变身为生物质燃料,替代燃煤供市民日常所需。笔者从昌平中关村能源联盟了解到,昌平·赤峰巴林科技生态循环产业惠民工程示范园,已于近日在内蒙古巴林右旗林草产业园区开建。竹柳、灌木等作物将在这里广泛种植并加工制成替代原煤的炭颗粒,首批产出的50万吨至100万吨将供昌平农户取暖使用,无烟无毒,基本实现零污染排放。

  昌平中关村能源联盟相关负责人介绍,秸秆等植物资源集中收集后,进行粉碎,并添加助燃剂,再通过专用压块机、颗粒机,制成不同类型的生物质成型燃料,也就是炭颗粒,大的有1号电池粗细,小的有半支铅笔大小。

  “1吨炭颗粒就可以替代1吨原煤。”这位负责人介绍,“但两者燃烧后释放出的有害气体量却有天壤之别。”据测算,每吨煤燃烧后可释放2000余公斤二氧化碳和8.5公斤二氧化硫,而燃烧炭颗粒,二氧化碳释放量将会减半,二氧化硫为零。

  此外,草原牛羊粪肥也可作为生物质能源的原料之一。“用这些粪肥和林木、秸秆、枯树叶等一起加工,做成炭基肥,对土壤改良、增产增收很有帮助。”这位负责人补充道,“不打农药就能实现增收,还解决了土地重金属超标的问题,一举两得。”

  据介绍,在内蒙古建设生物质能源的循环产业示范园,2017年建成之后,示范园初期每年可生产50-100万吨炭颗粒、10万吨炭基肥,在此基础上,利用周边种植区,扩大种植面积,炭颗粒和炭基肥产量每年可分别增至300万吨和30万吨。(记者 朱松梅)



网上销售  网销 淘宝店 微信

在线客服

 销售客服  售后客服